繆琦
  在過去10年中,全球糧食消費量一直高於產量。據預測到2030年糧食需求將會提高30%至40%,全球新一輪糧食危機的到來似乎已無法避免。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駐中國代表米西卡(Percy Misika)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的專訪。在米西卡看來,不管是在國家層面,還是家庭層面,對比其他發展中國家,中國都較好地保障了糧農安全。而糧食依賴於進口並不會造成糧農安全的問題。
  然而,他指出,環境的污染、糧食的浪費以及中國城鎮化所帶來的耕地減少,還有食品安全問題都給中國糧農安全帶來了巨大挑戰。
  中國糧食產量切勿突然下滑
  第一財經日報:你擔任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下稱“FAO”)駐中國的代表已有三年,如何評價中國目前的糧農安全現狀?
  米西卡:首先,從國家的層面而言,中國的糧農供應是安全的。也就是說,中國是個有糧農安全保障的國家,擁有95%的糧食自給率。就蔬菜的供給而言,中國是有盈餘的,產量占到全世界總產量的67%。中國在確保其他食品安全方面也做得不錯。
  另外,糧農安全不僅僅關乎產量,還關乎這個國家獲取它不能自己生產的食品的能力。中國在這方面也達標。比如植物大豆油或豆奶,中國向外界進口了約70%的產品,並不是所有國家都有這樣的進口實力。
  其次,除了國家層面,糧農安全還指家庭層面,也就是每個家庭是否有能力生產或購買到所必需的食品。目前尚沒有辦法實現世界的每個角落的每個家庭都能獲得必需的食物。而且在洪水、颱風等自然災害時期,人們也會面臨糧食的危機。中國是能快速給予災民食物援助的國家之一。
  但一個危及中國糧農安全的因素是食物的浪費。全球範圍內,每年有13億噸的食物被浪費,這些損失發生在食物生產、存儲、加工和消費等環節。直到去年,中國才開始提倡光盤行動。我認為中國食物浪費的最主要環節不是在前端的生產或加工上,而是在餐桌上。中國被端上餐桌的食物還是太多了。減少食物的浪費是避免糧食安全出現問題的方法之一。
  日報:就糧食的供應而言,有資料顯示中國越來越依賴於進口。這是否意味著中國的糧農安全存在危機?
  米西卡:一個國家的糧農安全是指國家是否有能力獲得本國人足夠的必需食物,這些食物並不一定非要自己生產。如果這個國家無法生產出足夠的食物或無法種植這類農作物,但有能力向國外進口相應的食物,那麼它的糧農安全也是有保障的。
  中國是個擁有13億人口的大國,它不可能生產出所有人吃的每一種食物。要做的就是充分發揮自己的種植和生產優勢,在糧農進出口中找到平衡。
  日報:但也有資料稱,由於糧食結構的問題,全球的糧食生產也可能無法滿足中國13億人口的糧食需求。你同意嗎?
  米西卡:根據2013年11月7日聯合國糧農組織發佈的報告,2013/14年度全球穀物產量(包括小麥、大米、玉米和大麥)預計達到24.98億噸。如果按照這個預期,世界糧食庫存穩定。加上現在的4.97億噸庫存,糧食的總供應量可達到29.95億噸。這意味著,哪怕需要消耗FAO報告中提及的24.18億噸穀物,到了2014年,全球穀物期末庫存仍然可以達到5.64億噸,將有比較好的平衡。
  人們現在所擔心的供應不足,是希望中國能繼續保持國內農糧生產的高水平。現在中國能生產95%的自給糧食,重要的就是能否維持。如果中國的糧食產量突然下降,那麼就會迅速耗盡穀物庫存,因為中國是個對糧食需求量巨大的國家。
  中國現在面臨嚴重的土壤污染和水污染問題,城鎮化的進程也使得中國不得不用更少的自然資源來生產更多的糧食,如果平衡不好將可能會造成糧食安全問題。但就目前來看,中國政府清楚地認識到,不能觸及耕地的紅線,所以糧農供應還是穩定的。
  食品質量左右中國糧農安全
  日報:除了糧食的產量和獲取能力之外,糧農安全是不是也包括食品質量的安全?
  米西卡:這是糧農安全的另一個重要角度。就食品安全而言,中國可以說略微高於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但食品安全不僅要求食物是健康的,而且還必須是營養的,比如說是有機的食品。
  如果使用了過多的農藥,就會造成土壤和水體的嚴重污染。一旦土壤和水源遭到了破壞,那麼賴以生存的糧食作物、飲用水和加工後的食品,一切餐桌上的食物都會被農用化學品所污染,從而變得不那麼安全。
  過去10年,中國充分利用了農地,卻也付出了代價。土壤吸納了超過它所能承受的化學品,造成了污染。
  因此,中國糧農安全的最大爭議也就來自於食品安全。真正的糧農安全是指每一個人都能始終獲取足夠的、健康的、有營養的安全食品。所以,食品安全的問題會威脅真正的糧農安全。
  日報:對於您上述提到的土壤污染問題和食品安全事件,國際上有哪些可供借鑒的解決方法和經驗?
  米西卡:對於土壤的保護,首先要讓農民們知道土壤污染對自己和後代的危害和嚴重,讓他們自覺減少農藥的使用。其次,現在也有一些生物技術可以降解土壤遭受的化學污染。
  至於食品安全問題,食品安全在任何地方都可能發生問題,所以也能在很多渠道中被控制,比如食品生產、運輸和加工等環節。因此,儘量生產出不受農藥污染的農作物,在加工中避免使用違規的添加劑,在運輸中對食物進行完好保存,並且在烹飪食物時註意消除這些可能影響健康的不安全因素,這些都能控制食品安全問題。
  另一方面,相關部門需要制定和執行嚴格的食品標準和法律法規,從而讓那些違法操作的食品生產商無法達到他們的盈利目的。最後,還要發動全社會的人來瞭解食品安全的重要性,普及哪些食物或添加劑會給人們的健康帶來危害等知識。
  日報:對於轉基因食物,你的立場是什麼?
  米西卡:從FAO的角度來看,我們不能替人們覺得。我們只能告訴人們,食用轉基因食物有好的一面也可能有壞的一面。
  從技術的角度而言,轉基因是有益的,這種技術可以改良糧食的種植並提高產量。比如在朝鮮和蒙古,當地的人們需要糧食,轉基因的種植技術可以促進糧食的生產和供應,不失為解決糧食短缺的好辦法。對於非洲等地,轉基因技術可以帶給當地更抗蟲、抗旱的種子,帶去更高效的糧食生產,這都是轉基因非常好的一面。
  人們所害怕的是植物上的轉基因應用可能會影響到動物或人類的基因,從而對人們的健康產生危害。這也可能是事實。另外,如果大公司掌握了轉基因技術研發了種子,那麼很可能會產生糧食的壟斷,從而推高食品的價格。現在的糧食80%是來自於小型農場或農民家庭。所以,這也要看轉基因的技術將被如何使用,如果生產的糧食會損害人們健康或者被少數人壟斷,那就會是個嚴重的問題。
(原標題:專訪聯合國糧農組織駐中國代表米西卡:轉基因食品是把“雙刃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y19dyzizz 的頭像
dy19dyzizz

高雄冠昌當舖

dy19dyziz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